我说张杲,再談画家的蛻变之路

来源:http://www.nervetoytrio.com 作者:资讯中心 人气:157 发布时间:2019-12-22
摘要:张杲先生入选理由: 以纵横的才情翱翔在传统绘画与现代水墨之上,独造自己领异标新的现代花鸟画美学文本,陕西画家张杲被认为是中国画真正由传统走向后现代的标志性画家之一。

  张杲先生入选理由:

图片 1

  以纵横的才情翱翔在传统绘画与现代水墨之上,独造自己领异标新的现代花鸟画美学文本,陕西画家张杲被认为是中国画真正由传统走向后现代的标志性画家之一。其高视阔步的审美原创性和超越凡尘的绘画品质,使其创作日益成为主流美术圈所关注的热点。其作品将中国画的意境神韵与西方绘画的视觉张力相结合,以晶莹剔透的彩墨技法整体展示了中国花鸟画所特有的音韵美、线条美和装饰美,其意象斑斓眩惑令观者陶然流连,凸显出一派恍兮惚兮的魔幻况味和若有若无的迷离之境。张杲现象是当代中国花鸟走向世界的一面镜子,它在文化与哲学的更高层面上昭示了传统中国画的文脉走向与未来形态。(北京收藏界)

张 杲暴走黑城

马振西画集序由关云长挑灯夜读说开去再谈画家的蜕变之路

  画家简介:张杲,男,汉族,字约翰,晚年号老呆子、寂寥居士、蓑鹤台上人、杏园老人等,1941年出生于西安,原籍山东昌邑。国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陕西省美术家协会理事、驻会专业画家、陕西省文化厅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理事。1959年拜石鲁为师,1974年陪同石鲁被批判参加在西安碑林举办的“黑画展览”,1979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高研班,进入李苦禅教授工作室。1980年由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张杲画选》,全国发行。1990年由香港艾利博有限公司出版《张杲画选》第二集。1995年应邀出访英国皇室学院——兰卡斯特大学为纪念欧洲二战胜利五十周年举办的“张杲与中国日”文化活动以及讲学与画展,并接受BBC两次专访。1997年出访欧美八国讲学。1998年成功引进纽约“全美粉画第25届年展”并率团回访美国举办多次美术交流活动,获纽约全美粉画协会荣誉证书,1998年10月应英国皇家美术联合总会暨皇家水彩协会之邀第三次赴英国举办画展。2002年第三本大型画册《张杲画集》在西安发行。2011年“长安精神——陕西当代中国画名家作品展”在北京、广州、上海三地巡展,作为当代陕西美术的巅峰呈现,对于美术理论界深入解析“长安画派”之后陕西美术的发展历程,把握当代陕西美术新格局,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画友振西不善言而善画关公,为刘文西先生门下高足,为何画关公?古有汉高祖刘邦提三尺剑斩白蛇而有天下,虽能以马上得之,却不能以马上治之,今有毛泽东以小米加步枪而有今日之天下,同样得易治难,回首文革浩劫十年,后又改革开放三十年,只抓经济不涉文明,而致国民素貭大倒退,古人尚知偃武修文而留心治平之道,今复何日?虽有雄剑挂壁,时时龙吟,虽在稽古临事之际,亦时有泪数行而下,虽在乱世盛世之时,有志士一马当先者,但今日谁为志士,终不可知。

张杲微信号:zg009009

  苦瓜和尚有画语录云:笔不笔,墨不墨,画不画,自有我在。禅宗三祖也说:至道无难,惟嫌拣择,求道者或一味霸悍苍茫,或一味纤细春风,不挑不选,可达极致,可至大道,一切英雄在危难关头哪有拣择可选?唯有听天意而开新运罢了,若是挑挑拣拣,顾己顾他,瞻前思后,终无定日,断不可成功。画家若能带点危难情结面对自己,每日案前,时时警醒,如若英雄征战四方,方能志在必得,方能天外有天。

  张杲qq号:982406863

  振西兄自幼酷爱刀马人物,抱定守一,已值不惑之年,可谓自成气候了。然当每每面对缣素而不能自己或是哑然失笑时,点丢几笔草草了之便也是常有的事,若能忘机,悟得再三,总把日日是好日当作初出茅芦一般,既不想前几日的得失,又不想后几日之成败,只当今日是初日,要得气完神足,既把好日当喜气之日,亦把好日当险絶之日,我们既不可多想昨天的成就,亦无须思虑明日之胜负,在面对缣素时我们只消有得初夜般的艰辛和蠢动、和日日初日般的欣喜已足够了,虽能静若处子,即便有时像大观园里的涙人儿们那様悲肠愁结,也可在所不计,但且有着空生岩畔花浪藉的境界这便是圜悟惮师的一语道破天机之言,在笔耕砚田时,我们且把曾在大荒山中、青埂峰下、灵河畔旁渡过的悠悠岁月当作一种境界,当作一个过程,当作一片化机,这便是一个人到了蜕变之日,念兹在兹,只要你不分心不再去妄想而那时决非此时也因为那时才是何等快乐到来之时!荆浩以忘笔墨而有真景为最高境界,而为人处世能以忘机、化机则为最高境界,但当你每日三餐过后且知一杯茶一碗饭中饱含着离乱与承平时,怎又知晓道德人世者几何?故曰:佛有三十二相,唯吃相第一,所以人能以茶饭之事以表忧喜之情者,唯有画人物的画家,他们才是表忧喜之情最能工者,所以才会常常有人问你:会画画么?但决没有人去问你:会吃饭么?其实,我们很多人活到了现在,未必会吃饭喝茶,更不必说会画画了,故今日画坛之最大悲哀莫过于此总有一大堆不会画画更不会吃饭的滥竽充数者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去书院门混世界!欧洲人和日本人吃饭从小教育孩子拾拣桌上的饭粒,让他们知道感恩之心,老一辈中国人也曾经这样,而今天中国人的舗张和奢侈文化却是到了一种无以复加和暴殄天物的地歩!人们竟对此已熟视无睹,真是奇哉怪哉可能因为一个人达观了要比忧伤更好,一个画家有了个人主义便无了个人,有了个人便无了自己,因为大陆上有这么多精明到世界级的画家们,自立门派者亦不乏其人,所有天下人都已经奈何不了他们,当然,这也是大自然将要报复人类的一种因果,也是当今中国体制下不堪言及的必然之事。

图片 2

  因为在今天,当我们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人们整个思维的混乱已不亚于二战之后,按德国人的说法这是一个统一的规范性缺损,而人们对于偏见这个我们本身所固有的思维的黑洞,搞绘画艺术的人更容易跌入其中而不能自拔,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会被错觉捉弄,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人被毛的思想鼓而动之以来再也没有一个充满力量的思想被大众所接纳,无管是今天己经被过度提倡的孔孟之道,抑或是引进西方的流行哲理,或者是国家主流文化提倡的社会学理论这些都已经被人们扔到一旁去了,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不再去领会这些貎似高尚或高深的理论,更不必去讲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之本意了,在己是广泛存在的现代文化危机当中,在私人道德承载着更多的公共风险时,你可以很狂傲,更可以像范扬先生那样在大学讲堂上对着听众狂吼或狂叫,但在那些貌似幼稚的大学生听众里不乏有着几位独立思考的冷静旁观者嘿嘿,可要记住老庄的话哦: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再不要小看了这一批后生们,因为一个智者更会留意那些并没有喝采的听众,凡事悠着点总比狂着点高明些,对吧?因为一个画家的作品不仅仅是各种技巧的堆砌,而更重要的是当他成熟了之后还必须是一个思想者、思索者才有可能终成大器,才有可能功徳园满,因为一个工匠和一位画家相差的那点事也就是一歩之遥,这是隔窗之纸一捅就破的事因为我们在这里并不去评价一个人的作品高低或优劣,而只是探讨各个人在从艺的生涯当中走上了一条怎样的不归之路,因为期许和表达人生得到的美和善正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深邃的思想和动力,唯在此常怀诚敬而有所修为了,且随喜赞叹数言,也算是在歩入艺术殿堂的路上作点准备因为俗言说:上帝总偏爱那些有准备的人,对吧?在中西文化和古今文化的激烈冲突面前,中国当今这种已经变得碎裂的文化现象正使一切从艺者歩入了空前的一种生存困境,正和全人类面临的生存困境一个样,为什么我们身在世纪之初,却与在世纪末的感受一样呢?恐怕还是因为我们越来越不会吃饭,就越来越没有力气画画了。故对自矜者有言在此:夫大道甚夷,沉空守寂,执一隅以自矜严者,视此省哉

欲悟色空

2011.11.11初稿2011.11.16二稿

图片 3

满眼异国似故乡

图片 4

三个以色列人

  张杲的作品以纵横的才情翱翔在传统绘画与现代水墨之上,独造了自己领域内标新立异的现代花鸟画美学文本,被认为是中国画由传统走向后现代的标志性画家之一,是位能师古而无俗韵者。其高视阔步的审美原创性和超越凡尘的绘画品质,使其创作日益成为主流美术圈所关注的热点。其作品将中国画的意境神韵与西方绘画的视觉张力相结合,以晶莹剔透的彩墨技法整体展示了中国花鸟画所特有的音韵美、线条美和装饰美,其意象斑斓眩惑令观者陶然流连,凸显出一派恍兮惚兮的魔幻况味和若有若无的迷离之境。“张杲现象”是当代中国花鸟画走向世界的一面镜子,昭示了传统中国画的文脉走向与未来形态。

图片 5

居巢遗意

图片 6

应寻此路去潇湘

  我说张杲

  张杲有才,也正,做事每有奇思,好独行。三十年前他做装修,打家具不落俗套,洋味十足,在圈内已小有名气,作画也与众不同。一日造访,进门就让我大吃一惊。半面墙壁,画一幅魔鬼咄咄逼人。原版当是俄国著名油画家、疯子弗鲁贝尔所作的《天魔》。作为摹品,形色俱佳。问其材料:宣纸、墨汁、国画色耳。人知张杲是国画人,出身书香,师从甚广,然而他如此这般逾越规矩,却让我瞠目,一时竟回不过神来。所以只好恭听他的“国画色彩革命”的宏论,洒洒万言,想必十分有道理。只是我心里苦笑:“关公战秦琼”,何必要和油画比颜色呢?

  张杲有一方印章曰“骚胡子”,他说是西街回民的骂人话,意指配种的公羊。粗话俚语入印,我是头一回领教,感觉十分新鲜。打开来是一整本的西洋线描女人体,显然也是从哪儿摹来的,虽不及学院派的严整,却足见他过人的激情。是时,正值“文革”的中期(1968至1970年间)。

  张杲画画不屑于陈陈相因的老调,但却与石鲁先生过从甚密。曾有传言他在北京饭店“垄断”了石鲁,其实不过是他有心照顾老师,有心在这位创意大师那里多熏陶点“开先”之气。上世纪70年代末,张杲又进中央美院李苦禅教授门下读研,是时他已若不系之舟,全然无羁无绊,我行我素之态依然,画风愈发唯美。我几乎认定,张杲的骨子里是一个“洋鬼子”。因为他太爱在洋酒与“二锅头”,咖啡与“碧螺春”之间搅和。他的画用色绮丽,笔意舒展,却总透出些“东洋花布”式的妖艳。张杲深谙中国画理的意境和韵致,却不追赶古人的苍凉,也不追文人画的恬淡。他的日历上少有悲天悯人、愁肠百结的坏天气,有的是欣欣向荣的热情和唯美主义的恣意。

  上世纪90年代,张杲出访频频,回来后作一批英国皇宫的珍奇花卉,其富丽雍容在中国画里少见。间或,又在里面嵌上些他所钟爱的裸女。其出格与大胆再次让我吃惊。或许,艺术原本就是悦己之术,首先是自己的感动,否则就不会有别人的感动。托翁说,如果你的表演或写作让人感到你不是在愉悦自己,而是为他们所作,就会本能地产生反感和抵触。我想,张杲的独一无二和自恋至少已确立了它独行的价值,远胜过那些千人一面的因袭。

  1998年,我与张杲同行访美,相伴月余,很想找一句话来形容我对他的印象。年长我七岁的他在美国像一个精力过盛的癫子,或纵酒调笑,或插科打诨,全无羁绊。女士们说他的笑像“盛开的菊花”,充满着爱的激情。或彻夜不眠地拍摄与爱有关的电视屏幕;或逢人便问,遍寻美利坚与爱有关的种种,很不在乎别人会怎么看。我看到了一个赤裸的张杲。一年前,我又与他相遇,得知他用了三年的时间在上海学习电脑编程,目的是要开发西安碑林的正宗书法字库,要与台湾的“汉鼎”抗衡,以及采用有机发光显示技术(OLED)——一种超前的绘画载体。吃惊之余,我又看到了一个敢想敢为、独行天下的张杲。 

图片 7

降伏其心之四

图片 8

艳冶随朝露

  

本文由宝马彩票发布于资讯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说张杲,再談画家的蛻变之路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书画真假的鉴定,看画说惑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