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真假的鉴定,看画说惑

来源:http://www.nervetoytrio.com 作者:资讯中心 人气:137 发布时间:2019-12-22
摘要:一日,和经营书画馆的老友(系长安东方书画院院长和西安美联拍买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某某先生)闲聊,听他讲画馆前一阵子卖了一张真假画的事,觉得绕有趣味。 一日,和经营书画馆

  一日,和经营书画馆的老友(系长安东方书画院院长和西安美联拍买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某某先生)闲聊,听他讲画馆前一阵子卖了一张真假画的事,觉得绕有趣味。

一日,和经营书画馆的老友闲聊,听他讲画馆前一阵子卖了一张真假画的事,觉得绕有趣味。

艺术品鉴定与假烟假酒的情况不一样,就拿中国书画来说,谁的鉴定能被认可还分几种情况。当代书画家在世的,画家本人鉴定可以作为主要的参考依据。当然也有道德风险,真的说成假的情况也有,比如说有的画家早期画得不好,一张20年前画的画,现在看起来谁都觉得不对。但是对自己艺术经历负责任的画家,也不会否认这是自己的作品。绝大多数当代画家是实事求是的,不否认自己的艺术成长过程。对于不在世的画家作品,亲属鉴定的权威性要区别对待,比如李小可对李可染作品的鉴定,就得到收藏界的认可,因为他本身也是画家,对李可染的笔法、墨法非常熟悉。这类画家亲属本身在美术上有艺术造诣,又同画家朝夕相处过,所以他们对近现代画家的鉴定在收藏界得到认可和接受。而有一些不沾边、不懂画、不搞画,各从其业的画家家属则不适合鉴定。古代书画还是以专家鉴定为主,需要有一个权威鉴定机构,对画家作品知情、了解、熟悉,以客观、真诚的态度鉴定,并且具有出具鉴定的权力,能够被艺术界认可。

  据报载:去年7月下旬,西安李先生来到一家画馆(西安市东大街428号的中国著名书画家作品展示馆)经讨价还价后以1.5万元买下了我国著名艺术家黄胄的标价为六七万元的两幅画《亲人》和《小姑娘》,并且带着展馆精美的收藏画册,如假赔十的承诺,印有三个红章子的收藏证走了。8月下旬李先生怀疑画是赝品,9月15日及10月10日李先生两次赴京,花了不少银子带回了首都博物馆中润文物鉴定中心认为画是赝品的鉴定结果,一纸诉状将画馆王某某先生告到了碑林区人民法院。咋看,这回李先生不但要打个赢官司,还能拿回个如假赔十的15万元赔偿,可谓美事成双。但奇怪的是今年3月15日,李先生突然向法院撤诉并提出和解,其中蹊跷如何?

据报载:去年7月下旬,西安李先生来到一家画馆经讨价还价后以1.5万元买下了我国著名艺术家黄胄的标价为六七万元的两幅画《亲人》和《小姑娘》,并且带着展馆精美的收藏画册,如假赔十的承诺,印有三个红章子的收藏证走了。8月下旬李先生怀疑画是赝品,9月15日及10月10日李先生两次赴京,花了不少银子带回了首都博物馆中润文物鉴定中心认为画是赝品的鉴定结果,一纸诉状将画馆王某某先生告到了碑林区人民法院。咋看,这回李先生不但要打个赢官司,还能拿回个如假赔十的15万元赔偿,可谓美事成双。但奇怪的是今年3月15日,李先生突然向法院撤诉并提出和解,其中蹊跷如何?

朱浩云:真假争议永远都存在。

  自从去年7月李先生买画到今年3月15日提出撤诉为止,历时近8个月,李先生在华商报,互联网发稿,闹的沸沸扬扬;跑消协,跑北京,出鉴定费,也费尽了周折。最后弄巧成拙,赔了夫人又折兵!不知当初是自己眼力太差?还是听了别人不负责任的几句话?还是画馆如假赔十的诱惑?让到手的好东东飞了(和解后画馆收回了画,退了画款)实在可惜,同时也让人不得不对时下的这种收藏误区有所反思。

自从去年7月李先生买画到今年3月15日提出撤诉为止,历时近8个月,李先生在华商报,互联网发稿,闹的沸沸扬扬;跑消协,跑北京,出鉴定费,也费尽了周折。最后弄巧成拙,赔了夫人又折兵!不知当初是自己眼力太差?还是听了别人不负责任的几句话?还是画馆如假赔十的诱惑?让到手的好东东飞了实在可惜,同时也让人不得不对时下的这种收藏误区有所反思。

即使法院作出真假判决,就能得到收藏界的认同吗?有关名家字画的纠纷从内地艺术品拍卖兴起后,几乎年年都会发生。一些“马拉松”式的打假官司,最后也是赔礼道歉了事,卖出的画也没人来退。数千年来,中国有名有姓的画家难以计数,仅海派画家来说,恐怕就有上千人,因此要鉴别每一个画家作品几乎不可能,至于对某一位画家作品的鉴别也有相当的难度。我们从画家的艺术历程看,大致可以分为学习期、成熟期、巅峰期、衰退期,每个时期都有各自的特点和不同的变化。一般来说,画家艺术风格越鲜明,鉴定真伪越容易,反之就很难。字画的作伪更是名目繁多、五花八门,关于真假的争议是收藏市场上一个永远的话题,恐怕不是法院的一纸判决能解决得了的。

  首先,收藏者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得失之间,先别乱了自己的方寸,不要一听到说是假画,就要去吃苍蝇;也不用东施效颦般学王海打假的壮举,将假一罚十的革命进行到底,捞个盆圆钵满;更不可用别人的脑袋和眼睛代替自己,哪怕是挂牌的鉴定公司。在收藏家眼里,就画论画只是开始收藏的前奏,尤其针对非一眼货,一定要慎重的考证,更要把其来龙去脉摸清楚,先别过早下结论.黄胄先生的亲人和小姑娘两画:从1997年黄胄先生逝世讫今,在专家学者的相关研究还十分馈乏的今天,其中亲人创作於1963年,时值黄胄38岁;小姑娘则更早,创作於1956年,时值黄胄31岁,此时,其用笔呆板,人物线条弱(中润文物鉴定公司语)自不可免,不能和黄胄成熟时期的作品用笔阔放老辣相比,更不能和他的代表作品相比,恰恰这样才能说明是黄胄的早期作品,是真品。而许多鉴定家偏偏走进了这个鉴赏误区,那么画馆馆长王先生一口咬定画是真迹也就不足为奇了,现在,坚持自己卖的是真画就被一些报界指控为不法商贩,那么是否卖假画才是守法商贩?大概现在卖假画,卖假货的守法商贩太多,大家早已司空见惯罢了

首先,收藏者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得失之间,先别乱了自己的方寸,不要一听到说是假画,就要去吃苍蝇;也不用东施效颦般学王海打假的壮举,将假一罚十的革命进行到底,捞个盆圆钵满;更不可用别人的脑袋和眼睛代替自己,哪怕是挂牌的鉴定公司。在收藏家眼里,就画论画只是开始收藏的前奏,尤其针对非一眼货,一定要慎重的考证,更要把其来龙去脉摸清楚,先别过早下结论.黄胄先生的亲人和小姑娘两画:从1997年黄胄先生逝世讫今,在专家学者的相关研究还十分馈乏的今天,其中亲人创作於1963年,时值黄胄38岁;小姑娘则更早,创作於1956年,时值黄胄31岁,此时,其用笔呆板,人物线条弱自不可免,不能和黄胄成熟时期的作品用笔阔放老辣相比,更不能和他的代表作品相比,恰恰这样才能说明是黄胄的早期作品,是真品。而许多鉴定家偏偏走进了这个鉴赏误区,那么画馆馆长王先生一口咬定画是真迹也就不足为奇了,现在,坚持自己卖的是真画就被一些报界指控为不法商贩,那么是否卖假画才是守法商贩?大概现在卖假画,卖假货的守法商贩太多,大家早已司空见惯罢了

画家打假值不值得效仿

  李先生岂不知:黄胄先生这两幅早期作品的来由非同一般那是中央美院的原国画系主任,附中校长,德高望重的丁老先生所藏,而今闹出了这样一场假画风波,也难怪画馆馆长王先生和丁老先生家人为名誉受损而气愤,甚至要把官司一直打下去。

李先生岂不知:黄胄先生这两幅早期作品的来由非同一般那是中央美院的原国画系主任,附中校长,德高望重的丁老先生所藏,而今闹出了这样一场假画风波,也难怪画馆馆长王先生和丁老先生家人为名誉受损而气愤,甚至要把官司一直打下去。

杜大恺:画家的心态不一样。

  钱钟书云:论诗必须诗人,知其中甘苦者,方能不中不远,否则附佣风雅,开口便错。......我们举一反三,这次鉴定官司的其中三昧和真谛也应略知一二了。收藏自己喜爱的东西本是一件赏心悦目的快事,至于是真是伪早已视为次要,先别坏了好心情,对吗?著名鉴赏家谢稚柳曾把张大千仿石涛画视为真品,传为历史逸闻;金冬心先生的信扎中不避讳让友人朱筠谷代笔应酬(见2004年第5期读者),也不失文人雅兴之另类,今天同样被收藏者视为珍品,你能说收藏这些假画是在吃苍蝇吗?

钱钟书云:论诗必须诗人,知其中甘苦者,方能不中不远,否则附佣风雅,开口便错。......我们举一反三,这次鉴定官司的其中三昧和真谛也应略知一二了。收藏自己喜爱的东西本是一件赏心悦目的快事,至于是真是伪早已视为次要,先别坏了好心情,对吗?著名鉴赏家谢稚柳曾把张大千仿石涛画视为真品,传为历史逸闻;金冬心先生的信扎中不避讳让友人朱筠谷代笔应酬,也不失文人雅兴之另类,今天同样被收藏者视为珍品,你能说收藏这些假画是在吃苍蝇吗?

作假自古就有,现在的艺术品市场对此也并没有约束力,所以假画不可避免。对于假画的存在,并不是所有的画家都主张打假,画家的心态不一样,有一些画家并不在意,有的人觉得正因为假画的存在,才更显示出真画的价值,而且确实有的假画比真画画得好,这对在世的画家来说也是一种鞭策。不过对有一些用假画恶意炒作的,应该予以坚决抵制。真假不是主要问题,好和坏才是最重要的,假画是一个没有办法解决的现状,随着书画市场的成熟、收藏者艺术欣赏水平的提高,假画自然就会减少。

  生活中的很多东西都象收藏一样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李先生和这两幅画失之交臂,还折腾了一场如此结局的官司,惜哉!愿李先生通过此案能够失之桑榆,收之东隅罢。

生活中的很多东西都象收藏一样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李先生和这两幅画失之交臂,还折腾了一场如此结局的官司,惜哉!愿李先生通过此案能够失之桑榆,收之东隅罢。

牟建平: 画家成了弱势群体。

老呆子 记於西安东塬大雪杏花之中

老呆子 记於西安东塬大雪杏花之中

当代书画作假现在还不厉害,因为名家就那么几个,但是也涉及到了侵犯画家著作权的问题,而现在给人的感觉好像打官司是画家做了错事一样。所谓“收藏界不打假”是歪曲的传统,地摊上仿得百八十块的,大家都清楚是假的,对这些的确是不打假,但和拍卖公司拍几万元的假画,是两个概念。地摊和拍卖市场卖假要区分对待,不是按真品价格卖的和以假画牟取暴利的性质不一样,是那些拍假者冒天下之大不韪而不是画家。画家也不愿意打官司,但又被逼无奈,如果一个市场法规是比较健全的,行业监管是规范有序的,假画官司也就不至于闹得这么沸沸扬扬了。

2004.03.20

2004.03.20

比打假更重要的是什么

张忠义:市场调整和行政管理两条腿走路。

书画市场要打的是把赝品当做真品的价格出售,给收藏者造成巨大的损失和精神上的压力,带来市场混乱,影响了艺术品市场整体信誉的。对待艺术品市场上的赝品问题,管理部门要积极主动,不能光等着市场自我调整去,行政管理和市场自我调整两条腿走路,行政管理部门要意识到假画问题的影响。国外的拍卖公司拍卖假画的可以被追究责任,拍出的假画拍卖行必须退款,如果是有意卖假还要罚款,而且对拍品委托人也要追究责任,这些好的规则我们应该学习。

当然艺术品市场有它的特殊性,“交学费”的多数是新入场的收藏者。不过现在拍卖会上赝品流拍数量已经越来越大,之前能拍1万元的假画,现在100元也没有人买了,说明市场对赝品的淘汰需要一个时间。书画市场情况非常复杂,全是真的不可能,假画满天飞也是不正常的,我想一个好的市场因该是真的以真的价卖,假的以假的价卖,体现作品的真实价格,虽然赝品依然存在,但整个市场是有序、规范的。

朱浩云:有假画的市场是正常的。

艺术品不是商品,打假打不掉也没法打,市场上没有假的东西就不好玩了,真真假假正是魅力所在,出现假的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书画市场毕竟不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事情,只是一种爱好和玩,而且国家要干预也很难。像国外的一些大拍卖公司是自己规范自己,假的可以退,国内也有拍卖公司对有问题拍品撤拍的,这些做法是可取的,体现了对画家的尊重。我觉得书画市场越繁荣假的越多,不繁荣假的就少了,拍卖行要严格把关,用价格来区分真假,假的也有价值,拍卖时要交待清楚,真的5万块,仿的就500块。总之,我觉得现在的市场也很正常,用不着为赝品恐慌,毕竟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才10多年的时间,要经过“军阀混战”、大浪淘沙,市场有它自身的规律。

牟建平:鉴定不能“走过场”。

史国良打假事件折射出一个突出问题,即“鉴定走过场”已成为眼下拍卖界的一大通病,专家的道德问题和有偿鉴定已不容忽视。被告宣称拍品通过了专家鉴定,这样的“专家”到底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所谓的“专家”究竟专在何处?专家“下海”谁来约束?不少拍卖公司的鉴定说白了就是“走过场”,有的完全不具备鉴定资质,有的因有偿鉴定指鹿为马。如此搞法既伤害了藏家,也伤害了画家,最终毁掉的是整个市场。

杜大恺:如何推进艺术发展才是关键。

一个成熟的收藏者在进入市场时,应该请艺术评论家做出合理建议,在专业领域内获得一件作品好和坏的评价,这种评价应该是艺术世家、艺术评论家公允的评价。真假问题只是艺术发展的一个初级阶段,不论是画家、藏家还是市场人士,只有他们的艺术水平不断进步,整个艺术品市场才能真正繁荣,而一个理想的艺术品市场应该是能够推进艺术的发展的。

编辑:admin

本文由宝马彩票发布于资讯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书画真假的鉴定,看画说惑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